辽宁法轮功学员被灌食致死14例冤案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灌食是把胃管经鼻腔、食道,插入胃中,直接把液体营养物通过胃管灌注到胃里,本是一种救死扶伤的医疗手段。但在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下,中共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对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灌食不是出于医疗救助,而是故意摧残、虐杀的一种手段。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本文从明慧网公开发表的涉及辽宁地区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致死的案例进行了整理,从这些案例中折射出中共迫害的邪恶程度。为使更多的世人能够清晰、重新认识中共恶党的真实面目,从而不再被恶党邪灵所蒙骗,我们将这些迫害事实再次公之于众,希望更多的善良人明辨是非,分清善恶。

一、孙莲霞被大连市劳动教养院野蛮灌食,插管过程中,鼻腔、食道黏膜损伤……

二零零零年秋,大连市沙河口区法轮功学员孙莲霞女士进京为法轮功鸣冤的途中遭警察非法抓捕,被劫持到大连市劳动教养院迫害。

'孙莲霞生前照片'
孙莲霞生前照片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孙莲霞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遭恶警、犯人野蛮灌食。在插管的过程中她的鼻腔、食道黏膜损伤、鼻孔出血;因鼻孔堵塞,她只好张嘴喘气;咽喉、气管发炎又不断的咳嗽、咳痰;吐得都是脓血;而甚至往嘴里灌食都很困难;在孙莲霞生命垂危的最后二小时,也没有停止对她的摧残。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六日,孙莲霞被迫害致死,时年五十岁。

二、李秀梅被大连市姚家看守所拖出去野蛮灌食,就再也没回来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日晚,大连市法轮功学员李秀梅女士被大连市沙河口区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关在铁笼子里一宿,双手被铐在铁笼子上;警察还时不时的对她打骂。后来,她被劫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继续迫害。

'李秀梅生前照片'
李秀梅生前照片

李秀梅一进看守所就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在李秀梅被迫害致死的前两天,她被拖去灌食,回来时,她精疲力竭、脸色青紫、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她们掐着我的鼻子,捂着我的嘴,使我上不来气,想憋死我。”还说:“灌的东西中有药,使人昏迷。”

第二天(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六日),李秀梅又被拖出去灌食,就再也没回来,被迫害致死,时年五十八岁。

三、金丽凤遭葫芦岛市看守所野蛮灌食,管子插到肺部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金丽凤女士在工作时被绑架,非法关押在葫芦岛市看守所。

'金丽凤生前照片'
金丽凤生前照片

二零零二年二月五日,金丽凤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被恶警野蛮灌食;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二日(大年初一),恶警把胃管插到她的肺部,金丽凤口、鼻流血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九岁。

四、寇晓萍被鞍山劳动教养院野蛮灌食,脸色、指(趾)甲青紫,疼痛难忍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鞍山市法轮功学员寇晓萍女士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刑期,关押在鞍山劳动教养院迫害。

二零零二年正月初四,法轮功学员集体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四天后,劳教院野蛮灌食,许多学员被灌食后出现:脸色青紫,手指甲、脚趾甲青紫,全身及五脏六腑疼痛难忍,不能翻身,下地都得有人搀扶。寇晓萍被送往医院“抢救”,两天后,寇晓萍离世,年仅四十岁。

五、梁素云被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抚顺石油医院灌食致死

二零零二年二月,抚顺市顺城区法轮功学员梁素云女士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绑架到辽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迫害。

'梁素云生前照片'
梁素云生前照片

梁素云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十七天后,马三家教养院把她拉到抚顺石油医院灌食,手被铐在床上;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七日,梁素云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六岁。警察为了推责任说梁素云是跳楼死的。

六、周玉玲遭抚顺市清原县大沙沟拘留所野蛮灌食,管子插进肺脏,被用棉被捂死

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日,抚顺市清原县英额门镇法轮功学员周玉玲女士被红透山派出所所长梁大明及其多名警察绑架。

'周玉玲生前照片'
周玉玲生前照片

周玉玲被梁大明与手下恶警用电棍电、打嘴巴、逼写悔过书和保证书未能得逞;当天下午,周玉玲被劫持到清原县大沙沟拘留所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一日,周玉玲开始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第七日,大沙沟拘留所所长尹长江指使手下恶警对周玉玲强行灌食;九月二十日,在灌食时,恶警把灌食用的管子插进周玉玲的肺脏;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年仅四十九岁的周玉玲被用棉被捂死;遗体瘀青、两眼圆瞪、嘴大张、拳头紧握、两腿呈用力蹬的姿势。

七、曹桂美被沈阳龙山劳动教养院多次灌浓盐水,咳嗽不止、吐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间,沈阳市皇姑区法轮功学员曹桂美女士两次被绑架到沈阳龙山劳动教养院迫害;曹桂美曾四十多天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被管教多次灌浓盐水后,咳嗽不止,吐血一个月,人瘦成皮包骨;后被放出;二零零二年末,曹桂美含冤离世,时年六十九岁。

八、黄克被抚顺市第一看守所野蛮灌食致死

二零零三年三月,抚顺石油化工研究院第十研究室职工黄克先生被绑架到抚顺市第一看守所(位于抚顺市将军地区),他以绝食的方式抗议,被送医院强制灌食,黄克制野蛮灌食,十余天后被送回家。

'黄克生前照片'
黄克生前照片

二零零三年六月底,黄克再次被抚顺市望花区光明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抚顺市第一看守所,黄克再次绝食抗议,被看守所多次野蛮灌食。二零零三年七月三日,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一岁。前后仅十天时间。而黄克的妻子——法轮功学员钟云秀已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在进京为法轮功鸣冤期间被迫害致死。黄家只剩下年幼的孩子和黄克年迈的父母。

九、王秀媛被沈阳龙山劳动教养院野蛮灌食,胃与食道被插破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沈阳市沈河区法轮功学员王秀媛女士被沈河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赵洪涛派人蹲坑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沈阳龙山劳动教养院迫害。

'王秀媛生前照片'
王秀媛生前照片

二零零二年七月,王秀媛被恶警唐玉宝一脚踹在前胸上,她被踹出三、四米远,王秀媛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唐玉宝接着又一掌把她打个满脸花,血从鼻子、眼角处流出,唐玉宝又狠狠的踹了第二脚,王秀媛再次摔倒,头部重重的磕在暖气上,头被磕开一个大口子,血往出淌。

由于长期迫害,王秀媛的身体更加虚弱,胸部内伤恶化,食道狭窄吞咽困难,心肌缺血。二零零四年二月,王秀媛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恶警王静慧、唐玉宝、恶医李五一每天野蛮灌食,灌的是浓盐水,很粗的管子从鼻孔插入胃部,十分痛苦,胃与食道被插破。

三月份,王秀媛突然血压、心脏出现异常,她被送往辽宁省监狱总医院。三月末,人已说不出话来,生命奄奄一息。医院给龙山劳动教养院挂电话,王静慧去了之后;院方说:人不行了。王静慧给唐玉宝打电话,唐玉宝不但不放人还叫嚣:“给她用手铐铐在床上继续打针,不能让她死在这里”,并索取家属治疗费三千元。四月十九日,王秀媛被放回家,四月二十七日,王秀媛含冤离世,时年五十二岁。

十、李宝杰被马三家劳动教养院二十多个管教野蛮灌食,面糊呛入气管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九日,盘锦市盘山县法轮功学员李宝杰女士在家中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迫害。

'李宝杰生前照片'
李宝杰生前照片

李宝杰一直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二零零五年四月七日,有二十多个管教参与对李宝杰强制灌食,李宝杰的头、四肢被按住,一大队管教队长李明玉骑在李宝杰的肚子上;李宝杰的鼻子被捂住,嘴被“开口器”撑开到了最大极限;同时,不断的往灌食的漏斗里倒面糊,面糊呛入李宝杰的气管;曹玉杰又把李宝杰的嘴摁住,李宝杰被憋的更加喘不上气来,四月八日,年约三十二岁的李宝杰离世。

十一、盖春林被抚顺罗台山庄所谓的“关爱教育学校”插管灌开水烫死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七日,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霸王沟村法轮功学员盖春林先生,在家中遭绑架,后被劫持往抚顺罗台山庄所谓的“关爱教育学校”迫害。

'盖春林生前照片'
盖春林生前照片

二零零五年五月六日,盖春林的家人接到通知说:盖春林是心脏病死亡。当家人赶到现场时,见到盖春林脸上有烫伤并扭曲变形,身上右侧胸部有烫伤,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验尸。验尸的结果是:食道往下都烫熟了,用手一撸都掉皮;心尖变白色——插管灌开水烫的。

十二、吴连铁被盘锦监狱四次野蛮灌食时,发出一声特别惨烈的叫声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三日,沈阳市辽中县(现辽中区)茨榆坨镇黄北村法轮功学员吴连铁先生在家被辽中县国保大队长李伟伙同茨榆坨镇派出所等警察绑架。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吴连铁被非法判刑八年,被劫持到盘锦监狱三大队迫害。

'吴连铁生前照片'
吴连铁生前照片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五日,吴连铁戴着帽子被强制去洗脑班,遇到狱警中队长王魁忠。王魁忠说:“你见政府,为啥不摘帽子?”吴连铁说:“我没有罪,为啥给你摘帽子?”当时王魁忠就给吴连铁两个耳光,并把吴连铁关进二楼禁闭室,铐到老虎凳上半天多,到了晚上才放回监舍。五月十六日,吴连铁开始以绝食的方式为抵制迫害;五月二十二日,吴连铁被第四次野蛮灌食时,发出一声特别惨烈的叫声。之后,三中队值班犯人许彦林等把吴连铁抬回监舍。晚上,吴连铁大量便血不止;值班犯人扒掉吴连铁的裤子,把他抬到水房,用盆往他身上浇凉水冲洗。大约到午夜时,狱医李宁一看吴连铁快不行了,问管教科长王忠海是否送医院,王忠海说:等伙房有人去做饭时,再送医院。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三日凌晨三点左右,吴连铁死亡。遗体被监狱送往盘锦二院进行所谓“抢救”。吴连铁嘴唇和牙齿之间、身上衬衣有血迹。

十三、王文举被抚顺南花园监狱野蛮灌食,管子从鼻孔插到的胃里,瞬间鲜血就从鼻孔涌出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六日,鞍山市岫岩县汤沟中学英语教师法轮功学员王文举先生在课堂上讲真相后遭学生家长诬告,被汤沟派出所伙同岫岩县公安局绑架到岫岩看守所。

'王文举生前照片'
王文举生前照片

二零零五年二月,王文举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日左右,他被劫持到沈阳监狱城新入监犯监狱;四月初,他被转到抚顺南花园监狱迫害。

王文举被关押到“严管监区”后就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被弄到监狱内的小医院里遭到野蛮灌食。狱警把王文举牢牢绑在床上,管事犯人头目迟勤带着几个犯人死死按住他。狱警把一根管子从王文举的鼻孔插到他的胃里,瞬间鲜血就从王的鼻孔涌出。后来基本上是迟勤每天带着犯人给王文举野蛮灌食。

迟勤等犯人还在严管监区长肖然与监狱高层的命令和授意下,折磨迫害王文举。用手指弹王的眼睛不让他睡觉,任意辱骂侮辱;不给松绑,让大小便全便在床上,泡在身下。后来,王文举要求拔掉灌食的管子,自己吃饭。监狱方却要挟王文举写保证不再绝食,王文举不写,监狱就坚决不给拔管子,不让他自己吃饭。后来王文举完全丧失神智,昏迷不醒,大小便失禁。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五日,监狱把王文举转到抚顺矿务局医院,四月二十七日,王文举含冤离世,年年仅三十八岁。

十四、赵寿柱被沈阳新民市公安局和市医院强制灌食,插管时器官组织被捅破

二零零八年三月三十一日晚,沈阳新民市姚堡乡北安村法轮功学员赵寿柱先生被新民市高台子乡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被新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到新民市看守所迫害,赵寿柱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新民市公安局和市医院勾结,赵寿柱被注射不明药物、强制灌食,插管时器官组织被捅破;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左右,赵寿柱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七岁。

附:医学上对插胃管过程中的要求及确认胃管在胃内的鉴定方法

(一)插胃管的过程中有严格的要求:

1.插胃管时如有呛咳、呼吸困难、发绀或声音嘶哑时,表示误入气管,应立即拔出。

2.插胃管的过程中,如有恶心呕吐要停止进行。

3.动作要轻稳,防止损伤食道粘膜,引起消化道出血。

(二)灌食前,必须确认胃管在胃内。确认的方法如下:

1.胃管末端接注射器抽吸,抽出胃液,并测定PH值为酸性,表示胃管已插入胃内。

2.用注射器向胃管内注入10毫升空气,同时用听诊器在胃部听到气过水声,表示胃管已插入胃内。

3.将胃管末端放入水杯中,无气体逸出。如有气泡连续并且与呼吸一致逸出,表明误入气管。

如果鼻胃管的末端插入气管,那么灌食时所有的食物都会通到肺中,引起呼吸衰竭和肺炎,被灌食者就会因此而丧生。

网址转载:


  h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