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英文大纪元工作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八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加入媒体

我是在六年前,也就是二零一二年六月一日,加入英文大纪元的。

那天晚上十点,我抵达男生宿舍,和我的经理见了面(当时,他也住在男生宿舍)。我告诉他,我希望可以马上开始工作。第二天早上三点,我起床离开宿舍,开始发送英文大纪元。那时发行部只有经理和我两个全职人员。我们每天要在曼哈顿发送五千份报纸,一周五天。任务挺重,而且跟现在还不一样,现在我们有货车,司机还有预算经费。

在我刚加入的时候,只有经理和我两个人徒步发行。之后我们有了自行车。那个自行车没有刹车,如果我们想要停下来,就得把脚放到轮胎上减速。经理在我的背上放五到六捆报纸,让我骑上自行车。这个经历令人难以置信:我背着六十磅的报纸,在纽约市内穿梭,而且还没有刹车。

早上,我负责将报纸放入报箱。不管是下雨还是晴天,从早上三点半开始,覆盖曼哈顿方圆十英里的范围。

我记得有一次,在一个冬日,天下着冻雨,我要骑自行车在早上四点将报纸送到报箱里。我又湿又累,手也被金属报箱锐利的边伤着了,但我并不觉的苦。相反,我知道这是在救度众生,这种想法让我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精神状态。

之后我被分到销售部,在那里呆了四年,做过不同的工作:从学习怎么做销售,怎么将广告卖给不同类型的客户,到与设计部门协调广告制作,与编辑团队协调文章,并管理我自己的一个小团队。四年之后,我被调到数字部,熟悉了数字部操作的各个方面。一年以后,我又回到发行部,完成了一个完整的循环。

我感觉自己的旅程就像玄关设位一样,离开丹田,然后经过身体的各个部位,最后回到最初的位置。但这不意味着是回到起点,因为这个时候它已经被所经过的各个环境所塑造并充实。我也是这样,我从一个起点,经历整个公司的各部门,再回来原来部门,但是我不是原来的我了,因为我已经被我所做过的各种工作,经历的各个环境、经验所充实、塑造。

我想与大家分享我修炼之旅中心性的提高,以及得到的经验教训。

提高之一:妒嫉心是消极的根本原因

在大纪元的大组讨论时,我们经常谈到消极的问题,这使我想到消极在我人生中的表现。在很长时间里,我一直对人生和修炼持有很消极的观点和态度。

有一段时间,我所在的销售部门换了个新经理。他基本不管我,很少给我指导。他说他很信任我,因为他要忙于自己的销售,所以他让我自行安排工作计划,允许与我想要接触的任何客户联系。这个自由使我没了方向,就像瘫痪一样,不知如何去做。

因此我对新经理很有想法,心里充满了愤怒和负面的思想,觉的他的管理方法很糟糕。我的负面想法非常严重,严重到我会故意少做事来证明这个系统有多糟糕。

师父说:“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路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证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结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他们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1]。而我,没有充实我经理的计划,反而不自觉的在悄悄破坏。

一个周五下午,当我坐在办公室里想我该怎么办时,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我的一个老客户,很久没有做广告了,最近他开了一个新的店面,于是我决定为他的新店设计广告。我找到了很好的照片,并设计了广告的标题,字体和文字内容。

在我做设计的过程中,一个念头突然冒出来:“这个工作环境真好啊。当我有一个想法时,我可以马上去做,不用申请许可。”之后我到客户的店里跟他讲了我的建议。两天后合同签成了!这件事让我悟到:我以前从负面的角度思考经理对我的工作安排,觉的我被限制了,这其实是我自己的思想在限制自己。如果我不觉的自己被疏忽了,而是觉的自己很受信任,经理很忙,给我足够的空间让我发挥创造力,我就可能做出更高的业绩。曾经有一个同修跟我分享说:负面想法绝对不在法上,我非常同意他的理解。

然后我再深挖,看看导致我消极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我悟到,导致我消极的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我希望被别人认为是个有能力的人,另一方面是妒嫉心。这表现在,当我的老板让我做什么时,我不想把它做好,因为我觉的,要是我做好了,这是我老板的功劳,而不是我的。我渴望能得到别人的认可,同时我妒嫉老板的职位。因此当老板不给我明确指示时,我也不会竭尽所能,因为一旦我做成了,所有的功劳都是老板的。所以我只做他叫我做的,而不会多做一点儿。因为我一旦多做了,就可能会证明他是个能干的领导。

师父说:“因为大法的纯正、大法的威严、这个威德、这个力量、救度中正的一面的展现,那神看了都震惊,谁也不敢起负面作用,但是它们都会以正面的形式出现,从中得它们要得的,甚至于很大面积形成一个什么东西,来这样干。”[2]

我以前看这段法时总是想,旧势力的心态真可怕。只有当我看到自己的问题以后,我才看到这段法也是讲给我听的。表面上我执行经理的命令,不公开对抗工作。但我真正想要的是名以及被认可,我并没有真正把心放在工作上。我只是表现得正面,但想得到的只是个人的目地。

这是个可怕而阴险的想法,对整体来说就是癌症。这完全阻碍了我们救度众生,使我们之间相互隔离。我全身心地希望我能去除这个妒嫉心,去除渴望被别人认可的想法,从而溶入整体、溶入法、溶入大纪元;所以我的目标和期望与大纪元是一致的:扩大公司,救更多的人。

在这一点上,我要向这几年和我一起工作过的经理们真诚道歉。

提高之二:头脑不清醒只能通过学法解决

刚加入媒体的时候,我学法很精進,几乎没错过一天学法。任何时候,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学法。我的头脑中充满了法,《洪吟》中的诗词常常在脑中浮现,我会以法来衡量任何一件小事。

在这个期间,有一次我正在城里送报纸的时候,感觉状态很好。突然间,我的意识膨胀得很大。我能一边环绕地球行走,一边送报纸,同时感觉自己升上天空,从四十英里外的高空俯视地上的自己。整整半小时,我都处于这个神奇的状态中,我能在纽约市内行走,同时又能在高空俯瞰人世间。我能看到德与业的关系,善恶有报的因果,以及我走在城市里,发送金光闪闪救人的报纸是多么的正。

描述这个状态很不容易,但我知道能拥有这个经历,是因为我学法很扎实,并可以用法的标准来衡量自己哪怕是最细微的想法。

但是,我没能保持这个精進的学法状态。这个经历之后的几年,我松懈了。

几个月前,我看到旧势力用这种方法控制我,使得我在救人方面效果很差。我看到我的身体体现在另一个空间,那个空间的时间比我们的快很多,因此在那个空间看我在这个空间的思想的形成很缓慢。在另外空间我的身体很庞大,时间相对变慢——感觉像在电影中,一个巨人穿过城市时,他比普通人移动的慢。

我看到我的一思一念,有些在这个空间出现得非常快,几乎是瞬间出现,而在那个空间它的形成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受到我大量的观念和执着的影响。

当看到这个景象时,我意识到,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精進的弟子,全身心的去救度世人。每当提到那些完全抱着救人的想法的精進弟子时,我想到的是我们地区的一些精進的同修,但在我的思想中,他们跟我有很大不同。

我就像一个假装的,虚伪的,一个让别人看上去精進,甚至让自己看上去精進,但本质上是在伪装。本质上,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个真正助师,全身心救人的修炼者。

因为这个根本原因,我看到在那个我思想形成很慢的空间,有些我的观念加以干扰,使得我思想中产生邪念。

比如,我有一个观念,认为我的朋友和家庭都应该觉的我很好,成功。背后的理由是,如果他们觉的我成功,他们会认为大法好。

我看到邪恶是这么做的,它抓住我的观念,利用它。比如,当我完成一项工作后,我需要决定下一步做什么。而旧势力却抓住我的观念,让我去休息,说我累了,让我去研究一下如何给我的家人和朋友展现自己有多成功。这令我无法专注工作,浪费时间,消磨意志,最终使我的工作效率低下。不知不觉中,半个小时过去了,什么都没做。这种情况加起来,旧势力偷走了我相当于几周、几个月的时间。

我看到,旧势力利用我这些不正的想法進一步诱惑我的观念和执著,就像在驴子前放个胡萝卜,使得我追随着幻觉,而非从修炼人角度考虑问题。

因为我的头脑中没有被法充实,所以我没能对这种不正的思想有所提防。学法上松懈了,我也就不能在法上衡量自己细微的想法了。一开始只是小小的改变,但随着学法的松懈,旧势力带着我的思想邪悟已经变成一种习惯。

提高之三:不够有成效,想退却

同期,我也认识到自己又被另一个观念所误导:那就是只要为大纪元工作,就会有德,不管成绩多少,我就是在兑现我救度众生的誓约。

为了加入英文大纪元,我放弃了大学学业;为了搬到纽约,我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我部份的思想觉的这些就已经够多的了。所以很多时候,我坐在桌子旁,忍受着一种无形的压力,无法做任何事。我觉的,我的牺牲已经够多了。现在回想这些小事,我知道这是旧势力利用我的执著让我浪费时间或者干脆放弃。

向内找,我认识到参与媒体工作,放弃人世中的东西只是个开始。其实这只是前提,是最低的要求,以此才能开始在媒体真正救人的辛苦工作。我意识到我有一个观念,就是只要这几年坚持在媒体做不退却,哪怕我工作不努力,没有成效,我还是对项目有贡献的。我认识到,如果我还继续保持这种不能做事的状态,那么我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找出造成这个状态的执著和观念,并纠正它,要么去做别的事情,因为只坐在办公桌前面并不是救度众生。

我做了一个梦,这个梦点出了我的问题。在梦中,师父给我讲法。当他讲完后,问有没有什么问题。师父点了我的名,我问,“我还应该继续做销售吗?”师父说了一些话,我没记住,但我立刻意识到我应该问:“如何将销售做好?”那时我已经醒了。

这个梦使我想到,当我问该不该做什么时,我已经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让旧势力钻了我内心摇摆的空子,允许他们利用我的思想为自己寻找退却的理由。这就像一个和尚用绳子爬進洞里,却没有将绳子割断。我就像那个和尚,坐在那,长久的盯着绳子看,还在想着我该不该爬下来,想着外面的生活会是什么样,想着我该不该用我在媒体中学到的技能到别的地方工作。

师父讲:“你改变后的这条道路是不允许别人看的。别人要看了之后,都能给你说出来你哪一步有难的话,你还咋修啊?所以根本就不让看的。其它法门谁也不让看,同门中的弟子都不让看的,谁也说不对的。因为那一生是改变的,是修炼的一生。”[3]

读到这,我很震惊,因为我认识到从我修炼一开始,师父就已经把我的一生改变了。常人的路对我来说已经不存在了,我走上了师父安排的路,一条修炼的路。执着于过去的路是没有意义的,那只是情。只有当我放弃打退堂鼓的想法,才能坚定信念,克服困难,相信师父给安排的才是最好的路。

问题之四:不想付出,只想要功劳

现在我在流通部担任管理职位,许多挑战、责任以及提高心性的机会迎面而来。例如,刚开始担任这个职位时,我意识到自己缺乏管理经验,总想自己一个人尽力做所有的事,这样导致我自己压力太大,做事效率低。

我与别的同修交流。他建议几点。一,我认为这个工作只有我才能做好,这是我的自我之心,自满的表现。二,因为我执着于被认可,所以我还有潜在的想法,认为如果这个工作不是我做的,就没有我的功劳。

然而我意识到,我得不得到功劳是其次的,重要的是顺利完成工作,发展整个部门,以及这个过程中我们的修炼。和我一开始的想法相反,我的角色是协调大家,让大家可以顺利完成工作,让别人闪光,协调整体,共同朝一个方向努力。

小结

就像我前面说的,整个过程让我觉的自己就像经历玄关设位,离开丹田,然后经过身体的各个部位,最后回到开始的位置。但这不意味是回到起点,因为这个时候已经被所经过的各个环境所塑造并充实。

但是,我觉的我并没有好好利用整个过程,最大的原因就是我忘记了所有我经历的都是修炼的机会。相反,我迷失了自己,陷在表面的幻象中,在团队人员的情的摩擦中迷失,在小的争吵中,在令人迷惑的外表中失去了自己,没有最大成度的利用这些机会来修炼自己。

总的来说,在经历这些巨变时,我忘记了所有这些都只是暂时的,真正重要的是关注于自己的修炼,在任何环境中都要提高自己的心性。

因为我没能好好利用这些修炼机会,所以我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与要求之间的差距,这同时体现在我的职业技能和修炼状态上。例如,当我刚到新部门时,我的送报任务从周报变成了日报,这里涉及大量的后勤工作。与此同时,订阅量也大大增加。随着报纸向美国及世界扩大,可以预见,接下来的一年大纪元的发行工作会很艰巨。

我还有很多执著没放下,不能集中我的意志,我的许多职业技能也还不够完善,这使得很多时候我的工作表现象业余的。更糟糕的是,我还有想要证实自己而非证实法的执着,这阻碍了我在更大范围内救度众生。

但是,我感到师父在我们扬帆时给以顺风,在我个人及整个媒体发展中指导着我们的每一步。只要我不阻碍师父,没有我们做不了的。我希望利用这个机会全身心的发誓,去除我所有的执著,以及任何将我与法隔开的人的习惯。我会修去一切不正的因素(因为那不是我),从而全部溶入法中。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018年华盛顿DC法会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

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