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摆脱“觉母”的绰号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以前在大学宿舍,室友开玩笑地对我说:“你这么能睡觉,就叫‘觉(jiào)皇’吧。”考虑到我是女的,另一位室友说:“不对,是‘觉(jiào)母’!”

出了名的爱睡觉

听妈妈说,我小时候,看着我很省心,因为我一直睡。偶尔醒了,也不哭,拍拍接着睡。

上高中时,学校离姑姑家很近,经常去姑姑家,依然爱睡觉。我这嗜好,即使在多年后,仍常勾起姑姑的记忆,也成为她和别人闲聊的话题。

记得有一天,下午第一节是历史课,历史老师正是严厉的班主任。我听着听着就困了,老师讲课声音都听不见了。抬头见老师正看着我呢,那也顾不上了,头实在太重了!低头用拳头撑着头,很快也撑不住了,最后只能趴在桌子上……

后来读大学、研究生,宿舍间爱串门。不久,同学们发现,无论是谁,何时来我宿舍,我几乎都在睡觉。开始同学们不好意思大声聊天。后来习惯了,也顾不上我了。我有时嫌宿舍太吵,就去自习室找个安静的角落,趴在桌子上,可以一直睡两、三个小时。

即便睡这么多,却仍然精神不好,总觉得睡不醒。这是因为我体质不好,很虚弱。班上有一个感冒的,马上就会传染到我。整个冬天,几乎都在感冒,好不容易好了,没几天又病了。那时,最怕上体育课,一是体育很差,二是在户外,风一吹,就病倒了。生病时,更是卧床不起,整天整夜都昏昏沉沉地睡。

一次,有急事需要熬夜。第二天,我脸色苍白,嘴唇无血色,头重脚轻,睡很久,都缓不过来。

虽然我学习成绩很好,但是同学们看到我这么爱生病、爱睡觉,不由的对我的未来很担忧。记得中考前,父母担心我身体会承受不住高中的课业繁重,曾考虑让我读中专。人的身体和精神是紧密联系的,身体不好,也会影响到心情。人们对我的评价是“很忧郁”。

终于,睡眠不足六小时,精神却更好了

二零零七年,读研究生时,机缘成熟,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法轮大法要求学法(即阅读《转法轮》书)、炼功(即法轮功五套功法),按真、善、忍做人。与修的好的学员相比,我不知相差有多远。即便这样,十多年的坚持,不觉间,身心都在受益。

现在,我基本上每天零点以后睡,早上六点之前起床。虽然睡眠时间不足六小时,白天却不困,精神更好了。偶尔熬夜,也没多大影响。

我终于“觉(jiào)母”不再了。身体也很少有异常,偶尔鼻子嗓子不舒服,不用管它,两、三天自己就好了。给同事们印象深刻的是,冬天,在办公室,同事们都穿毛衣,有的女同事还要再穿一件羽绒马甲,而我只穿一件薄薄的单衬衫。同事们总要惊讶地问我:“你不冷啊?!”我笑着摇摇头,说:“不冷。”因为再多穿一件就要热出汗。

父母看到我身体变好了,人也更稳重,虽然一个人在外地上班,对我也放心。尽管中国大陆仍在迫害法轮功,父母也支持我修炼。

有时会想,要能早点修炼法轮大法多好啊!就不会有那么多大好的青春时光浪费在睡觉、生病上,就能有更多的时间精力来学习,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也能有更光明的性格。正是:

一梦二五载
尘封不知醒
大法驱迷雾
身心放光明

谨以此文献给伟大的师尊!也希望更多人知道法轮大法的美好!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征文)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