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窥究竟!蒋介石如何指导蒋经国读书?(下)(图)

2018-01-14 03:00 作者: 曾景忠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蒋介石对蒋经国读书学习的指导十分关心,颇有见地。
蒋介石对蒋经国读书学习的指导十分关心,颇有见地。(网络图片)

接续〈一窥究竟!蒋介石如何指导蒋经国读书?(中)〉一文 

成年学习,重在领悟应用

蒋经国自苏联返国后,蒋介石专门让他集中精力自学修养。直至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全国掀起抗日救亡的高潮,初始,蒋介石还不想让蒋经国中断正在进行的学习和写作。7月24日,蒋介石写信对蒋经国说:“你此时应专心研究国文,与习字着书,不必分心于倭寇之扰华,以我必有以制之也。”

后蒋经国到江西参加工作。他一面工作,一面还不断认真读书学习。抗日战争中,他在赣南当专员,繁忙中坚持每天自习算学和英文。蒋介石指导他,作为成年人如何学习算学和英文的方法和步骤。

1941年蒋经国每天安排学习算学和英文的时间,约6个小时。8月7日,蒋介石写信给蒋经国,指导他说:

每日学习英文与算学约占六小时之时间,此欲速助长之弊,为学者用功之大害。欲速,则必不达;助长,无异揠苗;不仅无益,而反有害也。

你学数学,只要知其基点,例如,代数之方程式、几何之定理等,使研究各种学问时与应用数学时,皆能了解其方式而已,不求其精进,亦不必牢记熟习。故每星期有六小时学数学为最多,如事务太忙,则减至三小时亦可。如此,每星期果有三小时至六小时之学习,每星期继续不断,则两年之内,凡普通之代数、几何、三角等数学,皆可毕业,故不必过急求速也。

至学英文,则每星期亦以六小时为限,先注重文法与生字,然后再进一步,注重会话。总以先能看其文字为主,再进一步则习会话。你俄文已有基础,则学习英文必甚容易,故不必求之太急。但外国语文之进步,只要有恒无间,而不在贪多务得耳。

总之,你年过三十,记忆已退,而悟力增强,若持之以恒,不患其不通,而患其用脑太过,致蹈揠苗助长之害。故各种学问,不必强求不忘,但求其领悟学理与了解其应用方法可也。

蒋介石针对蒋经国已经成年的特点,指导他学习不必速快求急,不必强求不忘,只要领悟学理,掌握应用。蒋氏是非常熟谙学习规律的。

学习中国固有的道德和哲学

蒋经国15岁即出国留学,而且羁留苏联12年。蒋介石担心他对中国固有的道德文化缺乏深切的了解,故在他回国后,蒋介石一直指导他要补习中国的传统道德文化和历史哲学,学习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学说。蒋介石邀请江苏省教育厅长徐道邻指导蒋经国读书。他指定蒋经国读书的主要书目是:《论语》、《王文成公全书》(即王阳明全集)、《曾文正公家书》、《近思录》和《孙文学说》。

1937年5月12日,蒋介石写信指示蒋经国说:“你以后看书,应多注重中国固有道德,建国精神与其哲学。《孙文学说》一书,实为中国哲学之基础,而三民主义则为中国哲学之具体表现。译文决不能阐明其精神,俄文译本更将其中的精华舍弃未译。故你应将《孙文学说》看完二遍以后,即看三民主义中民族、民生、民权各讲之原书全文,并应将其心得批评之点摘记另录,以备呈阅。民生主义中批评马克斯主义各节,尤为重要,应即切实用客观态度悉心研究。看完(三民)主义之后,再看军人教育一书,亦在《中山全书》之中。如能了解以上各书,则中国之政治、社会、经济与哲学,皆可得其基础矣。”

除学习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学说外,蒋介石要求蒋经国广泛阅读经、史、子、集,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和思想精髓。5月22日,蒋介石写信指导他:“此时你应在家安心练习汉文,研究历史与哲学,使他日为国家和社会服务,不愧为蒋氏之子,为最要。你的学问、经历,以及到俄后至今回国之间,十余年来,每年每月个人生活之经过,可先作一具体有系统之报告,再述你以后个人所抱负之志愿,以及能力所及与你所希望之工作,以备考验。总之,中国人必须先知中国历史哲学与政治、社会以及经济之实情,方得为中国良善之国民。此乃你应彻底觉悟者。”

蒋经国较长时间在苏联接受的是苏联共产党的列宁主义教育。他回国后,蒋介石要他学习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学说,对自己过去在苏联所受的思想影响作彻底清算。后来,蒋经国撰成《冰天雪地》、《去国十二年》二书。

认真研读曾国藩和王阳明

在中国古代思想家学问家中,蒋介石最敬佩王守仁(阳明)和曾国藩二人。蒋经国回国后,蒋介石要他读曾文正公家书和王阳明全集。蒋介石说,曾国藩对子女的训诫可作模范,要认真体会,并且依照曾氏家训去践行。蒋经国常写信向父亲请安,蒋介石有时无空作复,就指定以曾文正公家训的第几篇代替回信,要他细细参阅。蒋经国偶尔身体有病,蒋介石回信就说是他没有好好地读曾文正公家书的缘故,因为那书里对于如何保持健康,是说得很详尽的。蒋介石还常把自己阅读过的各书交给他读,书中有蒋介石的亲笔圈点、批语和心得。

1937年4月27日,蒋介石写信指示:“至于中文读书写字之法,在曾公家训与家书中,言之甚详。你们如能详看其家训与家书,不特于‘国学’有心得,必于精神道德皆可成为中国之政治家,不可以其时代已过而忽之也。”

1941年8月24日,蒋介石又指示蒋经国研读易经和明儒学案,鼓励他看曾国藩和胡林翼的书牍。信中说:“余近来每日必拨冗读易经,自觉精神与学力皆有进步。惟此书非到五十岁以后不易得益耳。此时儿应多看曾文正、胡林翼等书牍与家书。有时能选《古文观止》中二三十篇,使之熟读成诵,能随时默识背诵,则提笔作文,自能得左右逢源之趣耳。”

蒋介石尊崇王阳明的哲学“立诚”和“知行合一”的观点,教育蒋经国将学习的心得融于日常生活之中,求得潜移默化,养成良好的习惯和能力。在蒋介石的训导下,蒋经国对王阳明也非常崇敬。他将王阳明的思想精神归结为两点:一是“诚”,所谓诚,就是“要有纯洁的清白和恳切的念头”;一是“知行合一”,“王阳明先生不但有高深的学问,而且能将学问实用实行”。

在蒋介石的训导和影响下,蒋经国学习王阳明治理贵州的方略,力图仿行运用于赣南。王阳明曾在贵州和赣南当过官,他在贵州修文县阳明洞写过一些总结治理地方经验的文章。后来蒋经国到贵州,曾亲至阳明洞游览,倍觉亲切。

蒋经国也要求其部下以王阳明与蒋介石并列为最值得尊崇的导师。1945年时他说:“我们要做总裁的信徒,为阳明的学生。”

蒋介石到晚年还教导蒋经国,要重视陆(九渊)王(阳明)心学,重视王阳明的学说。蒋经国59岁时,蒋介石专门给他写了一文,其中阐释王氏心学说:“余所重者,王阳明知行合一之说,即出于陆象山简易之法,教人以发明其本心为始事。此心有立,然后可以应天地万物之变也。”蒋介石对陆王心学之重视如此。

此外,蒋介石还教育蒋经国:“凡是所学的东西,总要能够应用才好。如其单是记牢其方法成句,而不能应用,那学问也就枉然了。……所以读书求学,总要使得心里明白,拿一句话(说),实地可以使用着就好了。”他反对“越读越呆”,培养“书呆子”的方法。作为政治家,蒋介石更看重学以致用的原则。

因为蒋介石本人具有相当的国学修养和现代知识视野,他对蒋经国读书学习的指导,是颇有见地的。他指出以中文、算学和英文为学科中的三个重点,完全是现代眼光。他指出的一些研读书籍的方法,亦多为经验之谈。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