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笑谈风云:知恩图报的韩信

作者:章天亮

【大纪元2018年01月20日讯】韩信是淮阴人(今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年幼时家中很穷,但笔者估计韩信祖上很有可能是一个贵族。这里边有四个证据可以作为旁证。

一个就是韩信这个人是有名有姓的。我们知道古时候只有贵族才有名和姓,普通百姓是没有名字的。我们知道刘邦应该叫刘季,刘季就是刘四,刘家老四的意思,是没有名字的。那么韩信有名有姓,很有可能他是一个贵族。

再一个韩信佩剑。在《淮阴侯列传》中说韩信好带刀剑,就是韩信这人喜欢挎著剑。挎剑是古代贵族的一种身份的象征,所以韩信很有可能是贵族身份。

还有一个,就是韩信当年年轻的时候很穷,曾经有漂母给韩信供饭,就是韩信没饭吃的时候,有人给他饭吃。那人称韩信为“王孙”,“王孙”就是某一个王的孙子,这都是韩信很有可能是贵族的一些证据。

还有一个理由就是韩信是读过书的,特别是兵书。一般人读书,在那时候是很奢侈的一件事情。因为那时候的书不像现在是印刷的,现在印刷书很便宜,那时候都是要靠手抄,这需要有很多的钱才可以买到书,那时候书是很昂贵的东西。

韩信有书可读、挎著剑、别人称他为王孙、他又有名有姓,所以说他很有可能是一个贵族。

但是韩信肯定是家道中落了,在秦统治期间,韩信非常的穷,穷到什么地步呢?韩信没饭吃,没饭吃就到处去蹭饭,看谁家吃饭就过去蹭饭。

有一个蹭饭的地点是下乡亭长的家里。下乡是一个地方;亭长,我们知道古人十里为亭,刘邦就是泗水亭长,相当于这么一个基层干部,亭长就是一个小官。

韩信就到这个下乡亭长家里面去蹭饭,这一蹭就蹭了几个月。天天去蹭饭,所以这个下乡亭长的老婆就有点烦他。后来说咱们那么办吧,韩信不是每天来蹭饭吗,咱们提前把饭吃了。

怎么吃呢?咱们早上起来的时候,一大早就把饭做好,咱们先吃完饭,之后再起床。这叫做晨炊蓐食,也就是还没起床咱们在床上就把饭吃了。

韩信到了饭点儿又去了,想吃饭,一看饭没有了,下乡亭长他们已经把饭吃完了。韩信就明白了:你不想让我来吃饭,所以韩信一怒之下,从此之后就不来了。

这怎么办呢?吃饭问题还是没解决,韩信就到河边去钓鱼,估计可能钓鱼钓得也不多了,可能还是吃不饱。

当时这个河边有很多老太太在漂洗棉絮就叫“漂母”。漂母在洗絮的时候,她们都是自己带饭的。其中有一个人就看见这个韩信,年纪轻轻,个子挺高,没饭吃,很可怜他,就把自己的饭给韩信吃。

韩信就在漂母这吃她的饭,一连几十天。漂母每天来洗絮,每天都给韩信带一份饭食。

后来有天这个老太太就跟韩信说,我这絮洗完了,明天不来了,你吃饭的问题就自己想办法吧。韩信说,你请我吃了几十天的饭,对我来说是莫大的恩德,将来我一定要好好报答你。

这漂母就说:大丈夫自己吃饭都吃不上,还谈什么报答不报答!漂母就走了。

从这些事情中我们可以看到,韩信这人是有傲骨的,就是你不让我蹭饭我还不来了。同时,韩信是有古人那种有恩必报的士之风。

从这些点来讲,韩信身上确实是有古代贵族之气或者说是傲骨,这个一般的老百姓是看不懂的,当然可能也看不惯,所以韩信很快就遇到了一个麻烦。

当时在韩信住的地方有一个屠户,杀猪杀狗的屠户。这户人家有一个少年,看见韩信就很生气,说你不好好干活你整天挎著剑,挺大的个子,是想干嘛?

有一天他就挡住了韩信的去路,说:“若长大,好带刀剑,中情怯耳。”意思是说你这人个子挺高,带着刀剑,但其实是一个胆小鬼。

“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绔下。”如果你要是胆子大的话,就把我杀了,如果不敢的话,就从我的胯下钻过去。当时周围围了一堆看热闹的人。

韩信什么反应呢?

《史记》中用三个字去描述:“孰视之。”就是瞪着眼睛看这个人,没生气,也没有表情地看着长时间看着他,然后把头一低,从他的胯下钻过去了。结果旁边的人哄堂大笑,大家都说韩信是一个胆小鬼。

但是从韩信实际的反应来看,其实韩信并不是一个胆小鬼。

因为通常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暴怒的。你当众侮辱我的人格是吧!但是,韩信没有一点儿生气,非常冷静地看着这个人,心里却在权衡钻过去和不钻过去的利与弊。权衡完了之后,啪!钻过去了。

所以韩信具有一个非常理性的特征,这种理性的性格后来救了韩信一命。

大汉开国后,韩信衣锦还乡,回到了他的都城,就是下邳。到了都城后,韩信做了几件事。

一个就是找到当年曾经跟他有恩和有怨的人。那么当时跟他有恩的人主要是那位漂母。韩信当时曾经跟漂母说过,将来有一天我韩信如果能够出人头地的话,一定会回来报恩的。

所以这次韩信来见漂母的时候,带了一千斤的黄金,这就是韩信的千金报德

第二个人是下乡亭长,韩信拿出一百钱给下乡亭长。他说你这个人是个小人,做好事做不到底,所以就给你一百钱。那么这两个人毕竟是以前曾经在韩信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韩信的人。

还有一个人,就是当年让韩信胯下受辱的人,韩信就把这个人给找到了,这人肯定是很害怕啦,韩信现在是楚王啦!

韩信就跟大家说,这个人哪,是个壮士,当年他污辱我的时候,难道我没有机会杀了他吗?但杀他之后又能怎么样?不过是出了一时的恶气而已。但是,我心怀大志能够忍辱,所以我才能够有今天!

韩信将这个人封为楚国的中尉,所谓中尉就相当于楚国首都的警备司令,所以韩信这个人有一点以德报怨的意思。

——节录自《笑谈风云》第二季《秦皇汉武》第十二集《国士无双》、第十七集《大汉开国》

责任编辑:任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