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邪较量中的生命选择(三)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六日】(接前文

四、人类进入最黑暗的时期

在对人类历史的深度研究中,我们清楚地看到,人类的历史是围绕着神将要回来救人这件大事而发展的。因为中国被选择承担了这个特殊的历史使命,系统地为创世主传法救人奠定文化基础,一方面方便创世主传法和结缘,另一方面让人们能够理解和认识法。这一特殊而又伟大的历史使命造就了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

在中国之外,撒旦和共产邪灵这股邪恶势力长期在暗中秘密地发展。这股邪恶势力是迷惑人的,为了毁灭人类而破坏神来救人,就利用了人的善心和追求幸福的愿望,通过谎言和欺诈让人搞世界革命运动,欺骗人搞共产主义邪教(撒旦的人间天堂),把中国变成了邪恶的共产主义国家,摧毁中华传统文化,用唯物论、无神论和进化论给人们洗脑,让人只信钱,只信眼前的利益,让人们不相信人的生命还有深层的意义,企图让人失去得救的机会。

创世主回来救人出现在东方,中国是神回来救人的大舞台、主战场。共产邪灵进入中国的目的是不让人类得救,从而摧毁人类。共产邪灵仇视人类,和正常的政党很不一样的是,共产党在其掌权后,不是让人们安居乐业,而是不停地在国内搞政治运动,土改,镇反,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不停地鱼肉百姓,屠杀中国人,制造恐怖气氛恐吓中国人;反右让人们失去了说真话的勇气和胆量,尤其是文化大革命,儒释道三教齐灭,还要“砸烂旧世界”、“把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把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华说成是封建迷信、文化糟粕而予以批判打击,从而摧毁了人们的信仰,摧毁了传统的文化,摧毁了道德。

从历史的深层角度来看,文化大革命真是革中国传统文化的命,是一场真正的文化浩劫,具有非常邪恶的目的。经过了文化大革命的浩劫,很多人失去了精神信仰,失去了文化的根,淡漠了道德……一九八九年六四的屠杀加速了中国社会的信仰真空和道德真空。长期的政治运动和洗脑使得人们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盲目地相信中共的谎言,心中充满了对共产党的恐惧。同时,共产党有意引导人们一切向钱看,无神论、唯物论泛滥,让人堕落,让人变坏,让人道德沦丧,让人走向毁灭……共产党让中国真正处于黑暗之中,迷失的人们也随波逐流,在毁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离危险越来越近……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一九九二年五月,法轮大法“真善忍”从吉林省长春市公开传出,从此人类回归的路出现了,人类的希望出现了,兑现着古老的神回来救人的预言。法轮大法具有祛病健身的奇效,能够快速提升人们的道德,使人心向善;法轮大法破除迷雾,揭示了宇宙的真理和生命的真正意义,在共产党“假恶斗”统治下的中国社会快速地在民间传播……到一九九九年的时候,在短短的七年时间内,就有七千万至一亿人在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功),千百万人道德升华,给中国和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福分和希望。一九九八年,前全国人大委员会委员长主持了一个在北京、广州、武汉和大连对法轮功的社会调查,调查的结果提交给了中共中央政治局,调查的结果认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尽管法轮功无私的奉献,教人向善、不参与政治,对提升社会道德有不可估量的作用,对国家、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但由于炼法轮功的人数太多,超过了当时六千六百万的中共党员人数,这使得仇视人类、以毁灭人类为终极目的的共产邪灵无法忍受,让心胸狭窄的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妒嫉得失去了理智,于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真善忍”与“假恶斗”的大较量开始了。

(一)人类进入最黑暗的时期

人类的历史是有序的。对于事关人类命运和未来的头等大事,有许多著名的预言提出过警示。例如,法国人诺查丹马斯在著名的预言《诸世纪》中写道:

一九九九年七月
为使安哥鲁亚王复活
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
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
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

中国著名的唐朝预言书《推背图》第四十一象也明确地讲到:“九十九年成大错 称王只合在秦州”。《推背图》中“九十九年成大错”和《诸世纪》中的“一九九九年七月”指的是同一件事,所以这件事情非同小可。

预言通常是不直接说的,但是《诸世纪》却直截了当地说出“一九九九年七月”人间有大事发生,这是很不寻常的。恐怖大王(即魔王)从天而降统治世界,人间将黑白颠倒,玛尔斯(马克思)将统治天下。

那么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发生了什么大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当时的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以权代法利用中共控制的国家机器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非法镇压。和以前的历次政治运动一样,先是媒体造谣、污蔑、抹黑、扣帽子,然后对法轮功进行无情和血腥的迫害。

从表面上看,是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其背后的实质是共产邪灵妄图截断人得救的路,从而毁灭人类。被中共谎言欺骗而仇视法轮功的人们当然不知道这背后的真相。从此,人类(尤其是中国)进入了最黑暗的时期。

(二)以谎言开道的非法血腥镇压

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提倡真善忍,给人祛病健身,让人提升道德,做一个好人。小肚鸡肠的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没有法律依据,以强权代替了法律,严重地破坏了宪法保障公民的信仰自由等等合法权益,导致了中国法治的大倒退。江泽民密令对法轮功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下令成立的凌驾在宪法之上的非法秘密组织“六一零”办公室,系统地实施江泽民的密令,在全国范围内系统地组织、发起、计划、发动、落实和实施等对法轮功的迫害全过程。

(1)“名誉上搞臭”。江泽民利用中共控制的两千家报纸、一千多家杂志、数百家地方电视台和电台,铺天盖地地大肆造谣,诽谤、污蔑、抹黑法轮功。据不完全统计,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在短短的半年之间,中共媒体在海内外对法轮功的诬蔑报导和批判文章,竟然高达三十余万篇次,毒害了无数不明真相的世人。

不仅如此,江泽民、罗干一伙炮制了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骗局,用以栽赃、抹黑法轮功,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仇恨法轮功。法轮功明确说明杀人、自杀是有罪的,法轮功学员怎么会自杀或杀人哪?这个所谓的“自焚”漏洞百出,国际教育发展组织通过分析“天安门自焚”录像后指出,这是中国政府制造的骗局。由于共产党的信息垄断和封锁,这个伪案还是欺骗了无数的国人。中共还把这个伪案编入小学教科书中,给没有辨别能力的小学生们洗脑。在一言堂的媒体炮制自焚、自杀、杀人的谎言来抹黑、妖魔化法轮功的同时,中共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不然就失去工作,被关押、罚款、株连……甚至失去生命。

(2)“经济上截断”。中共政法委和六一零办公室对法轮功学员经济上的迫害包括以下方面:(a)限制外出谋生。各级地方政府由于担心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强制性将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证没收,使法轮功学员无法外出谋生。(b)公安榨取钱财。警察们将迫害法轮功学员当成发财手段。因为抓捕法轮功学员一方面会得到上级的奖赏,最重要的是他们还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从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身上榨取钱财,归为自有。(c)农村收回土地。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修炼,乡村两级部门竟然置土地法、合同法于不顾,将农村法轮功学员家签订的三十年不变的土地承包合同强制收回,使法轮功学员失去生存的依靠。(d)城市收回住房。城里的法轮功学员要面临着收回单位住房的惩罚。(e)企业解除劳动关系。在企业工作的法轮功学员,被单位领导以各种非法理由或借口解除劳动关系,失去了工作,没有了经济来源。(f)机关开除公职。在国家机关或政府事业单位工作的法轮功学员则面临开除公职的处罚。而根据中共的相关规定,被开除公职的法轮功学员在从事其它的工作时都会面临诸多的限制,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处境比一般的辞退更为艰难。(g)停发养老金。已经退休的法轮功学员,则面临停止发放养老金的处罚。(h)公司无法运营。法轮功学员自己开办的公司有的被非法冻结公司的账户,有的被非法吊销营业执照。使正常经营的企业被走向破产。香港商人朱柯明原是一位千万富翁,由于其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举报与控告江泽民,受到江泽民的报复,自己的公司被迫关闭。

(3)肉体折磨直至消灭。从迫害一开始,江泽民就叫嚣要“铲除法轮功”。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江泽民命令要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对于那些坚守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江泽民密令:“打死算自杀”,“打死白打,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江泽民的疯狂,中共的邪恶,使得很多包括警察在内的人肆无忌惮地迫害法轮功,明目张胆地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把他们非法投入到劳教所(二零一三年,劳教所因臭名昭著被解散)、监狱和洗脑班里。这些政府人员和警察执法犯法,没有底线地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江泽民流氓集团明确地告诉警察们,只看结果,可以使用一切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

在高压政策下,监狱、劳教所和洗脑班的警察们无所不用其极,现在已知的对法轮功学员肉体上的酷刑折磨多达百种,包括:长时间刑讯逼供、殴打;连续多日剥夺睡眠;超长时间奴役劳动;长时间体罚、站、跪、蹲马步桩、坐小凳子;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嘴里、脸部、胸部、腋下、乳房、阴部等;用烧红的铁板烙背、火烧、烙烫;用狼牙棒、铜丝鞭、钢筋条、带刺竹竿、荆条殴打;铁钉、大头针、竹签钉指甲;坐铁椅子、老虎凳、关铁笼子;钳子拧肉、拔指甲;抻刑五马分尸;穿断筋骨裂的“约束衣”;关地牢、蹲小号、地锚、上死人床捆绑数天不让动弹;各种吊刑;惩罚性灌食、灌辣椒水、灌浓盐水、灌粪便汤;放毒虫、蛇咬;冬天冷冻、往头上浇凉水、扒光衣服在室外长时间冻;长时间暴晒;不让大小便;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超极限强度电针摧残;性虐待、电击生殖器、用牙签、扫帚苗捅生殖器、砸睾丸、牙刷刷阴道、针刺乳房、强奸、轮奸;折磨怀孕七个月的孕妇直至流产……

到目前为止,被打死、迫害致死的至少有四千一百五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这个数字不包括被活摘器官而离世的大量法轮功学员。

下面是迫害致死案例之一:四川省攀枝花市优秀警察徐浪舟被迫害致死

四川省攀枝花市徐浪舟,身高一米七八左右,生于一九七三年,是攀枝花市交警一大队优秀警察,专职处理交通事故。一九九四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严格按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的思想行为,在炼功后的短短时间内,身患的疾病消失,身体健康。徐浪舟以前抽烟、喝酒,对事故逃逸司机,抓着就打,请吃也去,送钱送礼也要,而在炼法轮功后去掉了所有恶习,再也不打人了,请吃也不去了,送礼送钱再也不收,而且工作认真负责,踏实敬业,处理交通事故又快又好又公正,年年被评为优秀警察。在法轮功遭受迫害后,徐浪舟坚持修炼法轮功,并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无理开除、关押迫害。

二零零零年,徐浪舟在自己家的户外炼功被绑架关押在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被警察迫害“上刑床”连续十三天,手和脚呈大字型被手铐固定在铁床上,胸部横绑粗铁链,二十四小时不能动弹,吃喝拉撒全在上面。

酷刑示意图:长期捆绑在床上
酷刑示意图:长期捆绑在床上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徐浪舟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四川省绵阳市新华劳教所,遭警察拿几万伏的电棒电击;警察把他强制按在地上捆警绳,绳子都勒进了肉里,五花大绑后丢在大热天的坝子里晒太阳。他长期被强迫烧砖,温度很高,砖还是火红的,就叫他去捡。捡出的砖放在坝子上以后,还能点燃纸烟。两年期满时,因坚持信仰不“转化”又被非法延期九个月才放回家。他妻子不堪压力与他离婚。

二零零四年四月九日,徐浪舟正在涂料厂上班时被国保大队等人绑架。参与绑架的秦刚、邹勇军等十多名警察,他们全部穿便衣,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强行用黑袋子把徐浪舟的头蒙住,直接绑架到盐边新县城B区金谷酒家二楼会议室暴力取证。警察秦刚、邹勇军等人把徐浪舟吊起来迫害,吊了一天一夜,三天两夜不准睡觉。秦刚强迫徐浪舟签字,徐浪舟不签,秦刚说:你不签、不认,老子弄死你!国保警察在绑架徐浪舟时,收走了他随身带的一个包(后来证实包内装的是涂料厂的账本、收据及现金三千多元),但警察硬诬陷说他包里有一包法轮功资料,并且不承认包里有钱,国保人员邹勇军还欺骗徐浪舟所在涂料厂的工人去作伪证……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盐边法院对徐浪舟进行非法开庭。在法庭上,徐浪舟揭露了警察的暴力取证恶行,并申明酷刑折磨中神志不清时所言作废。因“证据不足”,法院迫于众怒未能立即判刑。在“六一零办公室”等对法院的强压下,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一日,盐边法院对徐浪舟第二次非法开庭。在法庭上,审判长不顾暴力取证的诬陷事实,在没有任何犯罪证据的情况下,用攀枝花市“六一零”警察诬陷的材料,对徐浪舟非法判刑八年零六个月。

二零零五年一月,徐浪舟被送到四川省广元监狱继续迫害。之后他被转到乐山五马坪监狱遭受迫害。就在徐浪舟即将刑满回家时,五马坪监狱长祝伟因他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指使狱卒吊打徐浪舟七天七夜,直至徐浪舟生命垂危,然后将他送成都司法警官总医院。

徐浪舟遗照
徐浪舟遗照

徐浪舟的亲人被通知到医院时,徐浪舟已经于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遗体胃腹处有一道刀痕,前身腰腹两侧分别有两个小圆洞,两前胸肋内侧有一大片血瘀。是毒药谋杀还是活摘器官,医院和狱方不但至今不敢给家属看徐浪舟死亡鉴定报告,还讹诈、威胁其家人。徐浪舟的遗体一直冷冻在成都东林殡仪馆,二零一七年一月被强制火化。

这个迫害致死案例只是冰山一角。

(三)活摘器官

中国人历来讲人死了也要全尸,所以自愿捐献器官的人很少,而这些年来中国快速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器官移植大国,这么快速发展的原因是什么?一个关键的原因就是有一个巨大的秘密活体器官库的存在。二零零六年,有人在海外首次揭发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从而中共活摘器官牟利的黑幕被撕开了一角。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位当年曾在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现场担任警卫的辽宁公安,亲自打电话到海外揭露了多年前发生的一例活摘器官的案例。他揭露说: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下午五点,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派来两名军医,将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转移到沈阳军区总医院十五楼的一间手术室内进行活摘器官。在这名女学员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没有使用任何麻药,摘取了她的心脏、肾脏等器官。

他具体揭露道:“手术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得有一个星期对她的审问,严刑拷打,身上已经有无数次伤疤,并且电棍电,她已经神智不清……不打任何麻药,刀在胸脯上,他们这个手啊一点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啊……啊……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这位公安还揭露道,在摘取她器官之前,恶徒们还对她进行了强暴:“对她进行属于是猥亵,她长的有点姿色,比较漂亮,对她进行强暴……”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是江泽民亲自下令而进行的,是中共政府支持的,由军队医院和武警医院为主导,加上许多地方医院参加而共同进行的。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成了一个巨大的活体器官库,根据需要而活体摘取器官,牟取暴利,然后焚尸灭迹,销毁犯罪证据。有多少法轮功学员由于被摘取器官而死,现在还是个未知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恶魔行径,在国际上被称为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中共是人间的恶魔。

海外爆料,江泽民的大儿子江绵恒做了三次肾器官移植,按需杀人,总共杀死了五个人。至于这五个人的身份,现在外界还不得而知。

除了法轮功学员之外,也有其他人(包括儿童)和少数民族的人成为活摘器官的对象,所以在中国人人都可能成为中共活摘器官的受害者,中国处于恐怖黑暗之中。中共为了极力掩盖真相,法轮功话题成为中国禁区的禁区。许多人出于对中共的恐惧,都尽力回避法轮功的话题,一听到法轮功,头脑里条件反射的都是中共媒体宣传的谎言,他们完全被中共的谎言蒙蔽了。

(待续)

网址转载:


  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