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作文为法轮功辩护 教授如何面对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高考考生用作文为法轮功辩护 名教授如何面对

文:华中法轮大法弟子

一名中国大陆高中生参加高考,阅卷的老师发现,他的作文题目竟然是:“法轮功有什么错?”

这是S教授在一次讲座上随口给大家讲的一个真实故事。数百名听众鸦雀无声。我也在场,颇有感触。

S教授是华中地区某著名大学的教授,享受国务院津贴,他编著的作品在教育界有一定的影响。我第一次听他的研究生课后,知道他不仅学识渊博,而且良知尚存。S教授对中国大陆学校教育的行政化备感痛心,对中共对民族文化的破坏的愤懑常常形于辞色。那时他对法轮功的态度我并不清楚。

这次讲座上他说:“我在北京的某个会议上讲我们的教育问题,是政治色彩太浓。旁边就有人踩我的脚,笑着说我又发牢骚了。有什么呢?该发的牢骚还是要发的。”

S教授应邀来我们公司演讲时,免不了又是一番慷慨陈词:“我们做教育工作的,要有点原则和骨气吧。一年高考,我任阅卷组组长。一个阅卷教师突然满脸惊慌,捧给我一份语文试卷,试卷上的作文标题是‘法轮功有什么错?’我和几个阅卷领导一商量,跳过政治因素去,该给多少分就给多少分,最后判定该考生的分数在及格分以上……”

教授说到此,停顿了一下,看着台下的听众。听众多数是八零后的大学生。他们的表情,先是微微诧异,见S教授的眼神深沉严肃,立刻都肃然起来,现若有所悟之状。

刚听到S教授这一席话时,我心头也是一震,可就在那一瞬间,全场寂然,似乎感到大家的心灵都不约而同的道了一声:“哦,原来是这样啊!”

半年后,在该省我又见到一位省社会科学院的W教授。在看了自台湾带回的《大纪元时报》上的《九评共产党》之后,由原来对“六四”学潮都批评的他,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立即宣布退党。我听着他不绝于口的揭露中共的邪恶和赞扬法轮功时,不禁想起了那个S教授。

中共失民心已经到如此地步了呀!这真相岂能是掩盖得住的呢?!

看守所狱警真诚地对我说:“莫急莫急,天快亮了!”

文:华中法轮大法弟子

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办的洗脑班,在看守所或监狱里,常常有些民警会打趣的对法轮大法弟子说:“回去了好好炼啊,带着一家人去炼啊!”这些只当是善意的玩笑随便听听罢了。然而我却亲耳听到一位W狱警真诚的对我和同修说:“莫急莫急,天快亮了!”

在看守所,号长对我说了几次:“提到你们法轮功的时候,一个W狱警默不作声,另一个W狱警总是说:‘炼法轮功的是好人,对他们要好一点儿。’”我只是耳闻有个W警官与众不同,但我从未见到过他。

一年多过去了,我和一名同修被非法判刑。几个警察押送我俩前往监狱。一个瘦高瘦高的警官坐在我的前面一排座位上,笑眯眯的听着我和同修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一会儿看守所副所长上车了,一上来就大打官腔,嘲讽我们不面对现实如何如何。我和同修正想说几句,前排那位瘦高的警察悄悄朝我们摆了摆手。我们领会他的意思,就保持了沉默。

他就是那位W狱警。

到了中转站,他们要为我们办手续和体检。W陪着我们。体检完了,我和同修站在走廊里,望着窗外阴沉的天,等着。

“莫急莫急,天快亮了!”这声音不大,却宛如雷鸣。我扭头一看,说这话的正是那位W狱警。他站在我俩身边,微笑着。这时我看到他眼神清澈,一脸真诚。

我们看着他,点点头。为了不牵连他,我们没有跟他多说话。

“你知道吗?李东生被抓了。”同修扭头跟我说。

“李东生是谁?”我问。

“中央‘610’头子,公安部副部长。今年抓的。”同修回答。

“莫急莫急,天快亮了!”W听完,重复道。

手续办完,他向我们挥手道别,一身黑色警服在夜色中消失……

网址转载: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