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传奇时代】粤菜名厨的传奇人生

新唐人电视台《传奇时代》节目

纽约时代广场,这是2015年6月27日,离“第七届全世界中国菜厨技大赛”正式开场还有一个小时。大赛评委会主席——罗子昭,缓步走进大唐风格的特制厨车,细心地替选手们做比赛前的最后检查。随着鸣锣声响起,来自世界各地的厨技高手们,在五大菜系的比赛中各展所长。被称为“世界十字路口”的时代广场,阵阵飘香,观者如织。

看完整影片»

厨技大赛现场,罗子昭为厨师点评。

罗子昭:我觉得,总体很流畅,技法很熟练。牛肉味道很好,但就是那个葱的香味没有炒出来。

地点:纽约曼哈顿“普照荟苑”餐厅(The Radiance House)

罗子昭在饮茶思考。

旁白:罗子昭,少年辍学,28岁成为北京5星级饭店厨师长,人生得意时,却陷两年牢狱之灾,如今,又在纽约坐镇世界级厨技大赛,他大起大落的人生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普照荟苑厨房,罗大厨做菜:黄金酥大虾

罗大厨独白:为什么“民以食为天”呢?人活在世上,他应该“吃”才是最大的,只有吃完以后才能做任何事情。人做出的菜直接就能看出这个人的修养啊,性格啊,品德啊。

罗子昭:刚刚学厨的时候,可能就是非常非常喜欢这行吧,上得特别快,就是从打荷啊打杂啊就开始炒最后的那个锅啊,叫尾锅吗,一直往上升,就是学得很快。然后呢,到了19岁的时候,那个师傅就把我派到北京去了,那个时候19岁,就当厨师长了。

旁白:在来到京城打拼的第一家餐厅,罗子昭站稳了脚跟,还遇到了他人生的伴侣——在同一家餐厅做服务员的王晶。

罗太太:最初的印象,我就觉得他,这个男孩儿很花心。他周围那个时候围着好多女孩子。可是呢,我内心感觉他很善良。因为他很孝顺嘛,他每个月挣的钱都给他妈寄回家了,就自己留点零花钱。

他那是第二次约我,后来就到东四那个开的“肯德鸡”还挺火的,后来,还跟我说,就是因为那次他发现我把那个骨头甚至都吃得很干净,他才觉得:噢,这个女人可能是个会过家的。

旁白:为了能随粤菜名师学艺,不久,罗子昭主动放弃主厨身份,去太上宫大酒楼应聘一个只有他当时一半工资的厨师助理的工作。他也说服了女友王晶和他一起前往。

罗子昭:我做了4、5个月的时候,那个姓黄的老板,就是在厨房里一直在转,转了几个月,最后他——我第8个月的时候,就把我突然间叫到那个火锅厅。

旁白:太上宫大酒楼厨房里高手如云,但三派厨师间争斗不休,让老板下决心要重起炉灶。

罗子昭:他说,你把身份证给我,我帮你订个机票。我说:为什么呀?他说:你组织一帮人上来。厨房有几十人呢,包括服务的,也包括经营总监、经理、主管级的都让我请上来。我说:我年纪这么小,你为什么会信任我?(问:你当时多大?)21岁。然后他说:我观察你很久了。就这样……

旁白:酒楼老板发现了罗子昭出众的手艺,更看中了他的好人缘。从此,罗子昭在美食圈做得风声水起,28岁更成为第一家由中国人自己设计和管理的五星级饭店——北京昆仑饭店的第一任中方厨师长。随着厨艺的提高,罗子昭对烹调的理解更加细致入微。

普照荟苑厨房,罗大厨做菜:海鲜烩饭

罗子昭独白:真正的味道是通过你对食材的尊重、你对烹调方法的尊重,也是对人的尊重。就跟人一样,一百个人也许找不到两个人是一样的性格,菜也是一样,每一样食材它都有它的特性。

罗太太在窗前沉思。

旁白:1992年,罗子昭和王晶结婚了,三年后他们有了儿子,不过,随着事业的越来越成功,他们的家庭生活却出现了裂痕。

罗太太:条件就是好了,有房了,也有车了。倒是经常吵架。也经常有女人围着他啊,我又比较爱吃醋,就经常发脾气,跟他吵架,所以他就更是经常不愿意回来。

罗子昭:在当时的生活中呢,就是对我影响最大的,还有一件事,我太太生完小孩以后,得了一个妇科病。我就问医生,他说:实话告诉你,阿昭,这个没有特效药,你只能说最痛苦的时候用一下。这个事情,虽然说天天吵架,但是,这个也是让我最痛苦的经历,我看着她那么痛苦。

旁白:在当时的中国,气功热席卷全国,每天清晨,公园里都有众多民众,为了强身健体练习著各种气功功法。

罗子昭:后期,我太太就接触了法轮功,然后最后就修炼了。大概是几个月吧,病就不知不觉的没了。学了法轮功以后,这个病好了!医生就觉得不可思议,这个事情也是让我、触动我去修炼这么一个很关键的地方。

罗太太:等到修炼了以后呢,他只要休息回来,他都要做一些好吃的给孩子给我,或者是煲点汤什么的,完全变一个人。

罗子昭买菜回家

罗子昭:我回来了。

罗子昭:刚开始学的时候,我觉得变化很大吧。首先就是戒烟戒酒,这些都好戒了。我不是一个酒店的总厨吗,总厨师长,管出货入货。那些供货商自然就是——在大陆这个情况,(我是)被他收买的对象嘛。这些我都戒掉了,就不要人家的钱。

我当时决定了修炼以后,我觉得我的生活,以前根本就一塌糊涂。

罗太太在炒菜,罗子昭帮忙打下手。

罗太太:行了吗?你尝尝咸淡。

罗子昭:好,可以了。

罗子昭:可能受社会风气的影响,比较多的女朋友,就是现在所说的小三小四这样吧。当时感觉不到,过后,就是修了法轮功以后,听师父的讲法啊,看大法的书啊,我就觉得绝对不可以再有了,然后就每个女朋友给她们打电话,就是说:我不可以这样了。她们都是又哭又闹的,刚开始,然后我就跟她们谈,就说,我已经修炼了,认为这个绝对是不可以有的。这个是要遭报应的。

旁白:罗子昭刚刚和睦的家庭生活没有持续几个月,1999年7月20日,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就开始了。之后的几乎每一天,都有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依法上访,或到天安门广场表达心声,希望政府纠正镇压的政策。

罗子昭:我太太叫我去上访,我说我怕打,我还是不去了。

罗太太:那一次我去上访,一个特别壮的警察,就是把胳膊抡圆了打我的嘴巴,等我还没有反应刚来,那个嘴巴又上来了。然后他就按着我,我人又瘦,按著就开始打臀部,两根棍子都打折了。打得简直把肉都打熟了,就是紫黑茄子皮色儿。通知了他去看我,他就发现我被打成那样儿。

罗子昭:当时我真是……激怒了我的那种感觉。我说我一定要去抗议,自己去买了一个黄布,买了一个天蓝色的笔,写了“法轮佛法”,我就去天安门打这个横幅去了,当时就被抓起来了。

旁白:因为一条横幅,罗子昭被警察从北京押到广东省顺德看守所,多年之后,当他走在纽约的街头,他却回忆起被关押在看守所时做苦力的经历。

罗子昭:我记得,来到美国,看到那些珍珠灯,就是一闪一闪的那个,每次看到那个灯,我就想起我在里边被强迫地做那个灯的过程。那个灯是一条线一条线,有那个铜片的、很锋利的,它要卡进去以后一转一拉,卡住了一拉一拉一拉,就连在一起了。

有时候,手不是有汗吗,又不能戴手套,它一拉的时候,不小心一划一用力,这里就剌开了。我真的想起来,我的十个手指头应该是每个都有流血到化脓、又磨,那种过程,十个手指头都有,一直干到晚上1、2点吧。

罗太太:我那是第三次被关拘留所嘛,本来他是应该来接我的,等我回到家的时候,发现他也被抓了,当时看到孩子就是很瘦,嘴上起好多大泡。就是因为说句公道话,做好人,就被他们迫害成这样。

罗子昭:当时他们都说了,所谓提审我的时候,说,阿昭啊,你这么好的生活,你傻吗?你跟共产党斗干嘛,警察都是这么说,你回去炼,签个字就行了。我就心想:签什么字啊,不知道,他就给我看,什么决裂书啊,揭批书啊,都是那些违背良心的话的。

我就跟他们说,你作为政府部门你不能逼我说谎啊,你这是什么法律啊,你知不知道世界上什么最重要?身体健康,道德回升,家庭幸福,对人对社会、对任何事情都是有好处的,最需要的是这种。但是炼了法轮功,我什么都得到了,我找不到任何理由,在人生中能把修炼放弃。没有理由。

旁白:从看守所出来,罗子昭回到了厨师的岗位,可是,当地公安多次威胁他的老板。罗子昭不得不辞职离开。

旁白:一年后,罗子昭因向家乡的乡亲讲述迫害的真相,被“劳教”2年,关入了广东省三水劳教所。

罗子昭:就挂了一个红牌,他们叫“严管”,关到一个房间,最多的时候有3个犯人盯着我一个人,24小时盯,最少的时候也是一个人,给我一个小板凳,一个屁股都坐不下的一个板凳,很矮,就让我直著腰对着墙,这么坐,也是从天还没亮就开始坐,一直坐到晚上,中途就只是上三次厕所。除了吃饭以后,动点手以后,剩下的就不能动就这么坐,就是慢慢的折磨你那种感觉。

旁白:在他被关押的同时,他的太太逃出劳教所。她东躲西藏,还要为自己的丈夫和儿子牵肠挂肚。

罗子昭儿子:我小的时候是被我姨还有我姥姥带大的,但是,我初中的时候,我妈妈就会时常来看我,我姥姥当时是住在11层,所以我妈她每次来见我的时候,她都会偷偷摸摸的,比如她不会坐电梯,因为当时楼里面有看电梯的人,她可能不想别人看到她,所以她老偷偷摸摸爬楼梯上来找我们。后来我才知道,我妈之所以当时那样偷偷摸摸的,其实是因为她当时是被通缉的。

罗太太:我给他洗澡的时候我就问他:儿子你现在见着小朋友,你不但不跟他们玩儿,还绕着走啊?他就把头扭过去,也不看着我,带着哭腔他就说:我爸爸妈妈不在,我怕小朋友打我。当时我听了以后,我真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旁白:在劳教所,罗子昭因为不肯放弃自己的信仰,在六个月之后,被押送到了让犯人们谈虎色变的“攻坚基地”。

罗子昭:我一进去以后感觉到就不对劲,因为我一进去看到里边的那个包装,全部都是软包,窗户被封起来了,地下也是软的,然后我就看到血迹斑斑,以前关押过迫害过不少大法弟子这个地方。

刚开始进去以后,不让我坐着,就是站着,在里边站着多长时间,我确实也不知道,因为没有光线,就是一个很小的灯泡,有犯人盯着我,两个犯人盯着我。他们拿来一个师父的法像,他们说:罗子昭,你不是好几天没有坐下了吗?你现在有个机会。然后拿出那个法像,就是说:这个,你就坐下,你就可以坐了,你可以休息了。

我一看是师父的法像,我当时是想,就是,我确确实实就……很辛苦,需要坐的,但是他们拿师父的法像,这个是给我从新做人机会的那个师父,身体都好了,什么都好了,我不可能,想休息就坐在我师父的法像上面,不可能。

我当时就愤怒了,我说:我看你们谁敢动我!我就发出来很愤怒的一个,这句话镇住他们了,确实是,我也不知道当时他们为什么会停止了这个事情。

最后呢,他们干脆就把我的衣服脱了,就穿个裤衩,有四个犯人挺壮的,盯着我,反正我一打瞌睡,他就踹我或推我不让睡,反正晕的时候他就拽着你,蚊子咬得很厉害,如果说没有被这么折磨过的人他永远也体会不到那种苦啊。

那种疼就是每根筋都好像揪著那种疼,嘶嘶嘶嘶嘶那种疼,浑身也是,就好像不是自己一样,走路啊什么的,反正都不是自己了,最后我就觉得我快崩溃了。有时候也是根本是栽倒了又拽着我,栽倒了又拽着我,就感觉到自己老是扑下去了又好像拽起来,就反反复复反反复复。

最后呢,他就是什么时间把我放出去,我就不知道。

旁白:在被镇压的十多年中,罗子昭一家妻离子散,再无宁日。

2011年2月份,罗子昭被迫带着儿子离开祖国,来到美国。第二年,罗子昭的太太在朋友的帮助下逃出中国,辗转瑞士来美,一家三口终于在13年后真正的团圆了。

旁白:来美不久,罗子昭参加了“全世界中国菜厨技大赛”,并一举夺得了粤菜金奖,在决赛时,他选择了一道家乡菜——“海鲜斑斓煲”。

罗大厨做菜:海鲜斑斓煲

罗大厨独白:那时候家里面很穷,但是鱼还是不缺的,每次我爸爸做这道菜的时候就是满屋子都香,什么姜啊,葱啊,蒜头啊,那种香味,再加上那个鱼被煎得焦焦的时候发出的那种香味,然后放在锅里煮以后,他们说:吃饭了!然后大家坐好以后,一打开盖,满屋都是香的。勾起很多回忆。

罗子昭的儿子:我觉得,我挺为他自豪的。因为,如果作为一个人,这么多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遭受了这么大的打击之后,他还可以有这样的成就,我觉得,为他非常自豪。

罗太太:来到美国以后,我们真的感到生活很安定很幸福,特别是我看着他做菜的时候,真的心里头很踏实。他做起来也很用心,也是他最开心的时候。

罗子昭:最大的愿望就是让西方人真正的感受中国真正的传统文化——美味佳肴。

罗子昭正在炒菜。

罗子昭:出菜了!Thank you.

罗子昭收拾炉头,换衣服,结束一天的工作。

罗子昭画外音:另外一个,我还是用我更多的时间,业余时间啊,休息时间啊,我要去讲真相,就是把目前还在发生在中国的、已经发生了十几年的对法轮功的迫害,要告诉全世界。

罗子昭下班,走入时代广场,走进灯火阑珊处……

罗大厨独白:“做菜如做人”,“做好菜要先做好人”,这些很多人都会说,事实上,它真真正正的道理,我觉得只有修炼的人才能解释得通这个道理。你的心是很善的,你是很平静的,很祥和的,他做出来的菜一定是很舒展的,很通透的,很明亮的……

——转自新唐人电视台

责任编辑:张嘉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