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左的道德观与路线图(图)

2018-11-14 12:51 作者: 逆行斋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在向美国前行的大篷车移民(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1月14日讯】一、“白左”的道德观

白左是个中国词汇,这个词特指一些天真的西方人,他们受过良好的教育,非常迷恋政治正确,为了满足自己的道德优越感而提倡和平与平等。他们大都出自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在经历过政治压迫和精神迫害的东欧前苏联卫星国几乎绝迹,因而没有经历过专制、和独裁的压迫,没有遭受过宗教、意识形态迫害的苦难。

发明“白左”这个词汇的中国人甚至比美国人理解得更深刻,看得更透彻,其中原因主要是中国人在回溯中国近代史和政治社会发展史时产生的顿悟。他们仿佛看到美国当代政治正在回放中国近代史历史转型时的某种似曾相识的愚蠢时刻,他们在中国近代史上的特殊历史阶段对这种愚蠢的力量感同身受。他们曾经经历过苦难的历史,他们知道历史的教训,他们害怕那样的历史在美国重演。“

大而言之,与传统道德相比,白左道德的最大特点,就是对社会责任的丢弃和对个人名声的追求。就像我们所看到的那样,卢梭、萨特、掀起反战运动的美国越战逃兵和五月风暴的浪荡儿们,其思想内涵所代表的乃是对自身所必须肩负的家庭、社会责任之反抗,这些人享受到了家庭和社会对其的哺育,却不想受对应义务契约的拘束,同时还想得到更高尚的名声,于是就提出了一种不需要个体付出责任、却可以得到更好名声的新道德。

在2015年的中东难民危机中,不同道德观秉持者的不同意见和相应遭遇,实际上就体现了白左道德相比于传统道德的无成本优势:主张无限接受中东难民的白左人士,本身并不承担相应的安全、经济和社会之长期责任,却能够顺理成章地折取崇高的道德美名——这种施他人之慨的背后是对国家、社区和家庭毫无责任感;而对家庭、社区和国家怀有强烈责任心的传统价值观秉持者,却不得不担忧随之而来的威胁,而且还被抨击为“纳粹”或者“法西斯”的恶名。

事实上,相比于贫困的本国民众,白左人士之所以更热衷于关注中东难民,并非源于他们的高尚,而是因为关心前者只是一种传统价值观中需要长期履行的枯燥义务——即便长久的付出也很难被视为高尚,而对远方毫无瓜葛的中东难民进行关心,就可以很容易被包装成高尚的德行,是一种通过极低成本赚取名声的道德捷径。因此,某些违背常理的现象变得顺理成章:越是远方的无关之人(物),越能够得到白左人士的关心,越是相近之人,越难受到白左人士的关注。

另一方面,与传统道德偏重于默默无闻的长期付出相比,白左道德更偏重一时兴起的顺手施为和精心策划的修饰摆拍。事实上,白左人士或许缺乏真正的责任感和勇气,但却从来不缺乏对镜头语言和修辞手法的把控能力。

与懒惰之人鼓吹不劳而获的极端福利政治一样,白左道德本质上是一种自私之人宣扬不劳得誉的欺诈。如果极端福利政治是对勤恳踏实之人的剥削,那么白左道德则是对老实敦厚之人的蒙骗。因此,一个施行了福利政治的国家,消耗的是他人对国家的贡献,勤劳的人将越来越少;一个践行了白左道德的社会,透支的是他人对社会的感情,虚伪的人会越来越多。

说到底,这种道德本质上是一种对社会道德资源进行透支的骗术,即投机取巧者通过鼓吹至高的道德口号,让其他人承担由此引发的负担,然后自己从中赚取最好的道德名声。

这种道德观念,和中国魏晋时期所标榜的“名士风流”一模一样。

五胡乱华前夕,中原士人逐渐丧失了两汉期间的使命感,其领袖人物大多对社会责任和传统道德不屑一顾,“越名教而任自然”,通过肆意妄行而相互标榜。

名臣何晏喜欢吸毒;竹林七贤阮籍的母亲死前拒绝见母,反而强求别人与自己下完棋;七贤之一的刘伶,热衷于纵酒。然而通过巧妙的修辞和标榜,这些人反而获得了传统道德坚守者难以向背的名声,吸毒的何晏被视为“可与论天人之际矣”的士林领袖;阮籍则被誉为“礼岂为我设邪”的非俗之人;刘伶成为了“纵意所如”的豪士。

实际上,魏晋风流之后的荒诞作为,本质上不过是自我放纵。而“非汤武而薄周礼”的大义、“越名教而任自然”的追求,仅仅是精于标榜者对自己放纵作为的美妙标榜。

后人对此有定论:“遂使神州陆沈,百年丘墟,王夷甫(王衍)诸人不得不任其责!”

结论:一个鼓励好吃懒做的社会,是不可能进步的;一个向往虚幻美好的文明,是不可能维系的。

二、“白左”的线路图

民主制度最核心的是人口构成。

左派要开放边界,用非法移民和难民稀释固有的白人选民,用高福利收买铁票,用国际产业转移不断冲击美国经济,用“政治正确”摧毁基督教价值观。本次美国中期选举,民主党就采取了难民“大篷车”策略,且效果甚佳。

没被白左彻底洗脑的欧洲白人都懂得一个道理:只要继续无限制地接收中东“难民”,国家的未来迟早属于他们。如果不愿意接受这种未来,就必须把拒绝接收难民的“极右翼”选上台。在北欧的丹麦、瑞典,在东欧,右翼政府已连成一片。把中东难民引进西欧的德国政治强人、总理默克尔,也黯然宣布不再寻求连任执政党基民盟主席,继续干满本届总理任期至2021年后则将不再寻求继续竞选总理或联邦议员。

在民主党长期开放边界、鼓励非法移民投票的政策之下,美国人口比例转变的临界点即将到来。

只有川普完成他的任期,右翼才有希望维持住目前的人口比例,才有可能保卫美国固有的宗教、文化和价值观。

如果中期选举失败,川普政府变成“跛脚鸭”,左派国会必然发动并通过对川普的弹劾,美国的第二次右转浪潮还没来得及结出成果就将被扼杀。川普和全美国的右翼,都不能输掉这次中期选举,否则川普被弹劾下台后,民主党重新实施开放移民政策,不出几年,人口结构量变到质变,以后美国就再也不能选出右翼总统了。

而左派同样不能接受川普圆满完成他的任期,因为那样就意味着左派的渐进革命浪潮很可能被永远刹止,永远无法臻至全球主义的终极理想。

这是最后的斗争。

也许有人要问了,说了这么多,难道美国的左派不爱美国,他们就是要搞垮美国?

是的,这是事实。美国的左派从本质上是反美的,真的不爱美国,他们就是要搞垮美国!

这叫“左派的自反原理”。

种族上他们是白人,但他们从心底里期盼着黑人等少数族裔翻身做主人,把白人踩到脚底下。

社会阶层上他们属于精英和富人,却整天要求政策全面倾斜于穷人,“劫富济贫”。

前面说过,左派是没有祖国的,教在国先,有教无国。列宁有名言:“工人阶级无祖国。”

左派的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是在全球实现“世界大同”的革命理论。

这是理解左派言行的一把钥匙。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